蜜月 - 第5页 雪夜飞行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



    雪夜飞行 作者:蜜月

    



    第5页



    “喝酒吗?”暮寒从柜子里拿出一玻璃罐枫糖浆,像极他虹膜的色泽。

    乐晨安摇摇头。对于酒类他向来敬而远之,遗传原因,他对酒精的敏感度太高,啤酒半杯就倒,红酒白酒更是碰一碰就失去意识。他已经很久没喝过酒了。

    暮寒想了想,取了只纯白色马克杯,热了一杯枫糖牛奶递给他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从冰柜里铲了一勺冰块倒入玻璃杯,龙舌兰做底,加了满满一大勺苹果汁,最后淋入半透明的枫糖浆。

    他们并排站在窗前,小木屋的窗子背向滑雪度假村,正对着大片的山峦雪景,冬夜很长,雪地延伸出去,在远处与星空接在一起。

    旁边的杯子里冰块叮当碰撞着杯壁,摇晃一下飘出阵阵酒气,混合着果香和糖浆的甜味。他瞄了一眼,暮寒正把杯檐送到唇边呷一口,嘴唇留下些水光。

    “想尝尝?”那人忽然把杯子直接递到他嘴边,斜着眼睛睨他,瞳仁像是要把人吸进去。鬼使神差地乐晨安想起了希腊神话中的美杜莎,仿佛被他看一眼就会石化。

    像是被蛊惑似的,他下意识张开嘴被他喂了一口调酒,甜的。很甜。他舔了舔嘴唇,接着又喝了两口,好像又有点酸。等果汁和枫糖的酸甜味渐渐散了,基酒大面积反扑味蕾,辣得他直吐舌头,慌忙灌了自己几大口牛奶。他余光扫到暮寒脸上转瞬即逝的笑。

    “你教我滑雪吧。如果明天有空的话。”他赶紧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对于滑雪以外的内容暮寒话很少。可乐晨安真的不太了解滑雪这项运动,愣是找不到话题,只能勉强聊聊旅行什么的。托那几口酒的福,还没来得及尴尬多久,他眼皮就开始打架了。

    草,那酒多少度?

    再次恢复意识乐晨安发现他又回到了卧室床上,这次是穿着衣服的。窗帘的遮光层没拉,微亮的天光透进来,旁边还躺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侧卧,睡着时的呼吸又轻又长,睫毛卷翘浓密,像那些化妆品广告里的效果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太阳穴,还好喝的不多,头有些懵懵的但是不疼。他支起上身,小床吱嘎了一声,立刻惊醒了旁边的人。那人从鼻子里哼唧了一声,顺势翻身躺平,深深呼吸一口,揉了揉眼睛,也跟着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转过脸盯着乐晨安看了一会,眼神从迷蒙渐渐清晰,随即挑了挑嘴角:“你真是酒量惊人。”

    乐晨安只能尴尬笑笑,他不好意思解释说自己其实酒精不耐受,不然昨天喝的那几口怎么解释,其实我是看你看呆了所以忘了拒绝?

    两人一起在客厅简单洗漱,乐晨安看了看手机,只有小助理发了一条微信,问他是否安全了,时间是凌晨。这么看来昨晚大明星一行人大概是去了酒吧喝到天亮吧。

    “泡汤吗?”暮寒看他低头盯着手机半天又开始发呆,忽然伸手不客气地抽走了他的手机放到自己口袋里,走到窗前猛地拉开半透明的纱帘。

    外面是架高的全木制小阳台,阳台正中是圆形的下沉式小浴池,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热气腾腾。没等他回答,暮寒拽着他开了门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室外的气温很低,乐晨安觉得一瞬间全身的汗毛都站了起来,脑子彻底清醒了。暮寒扔给他一条浴巾,自顾自开始在滴水成冰的气温里脱光了衣服。

    乐晨安一向觉得自己身材极好。肤色亮白健康,身材高挑偏瘦但肌肉匀称,肩够宽跨够窄,一双腿又长又直。不然也不会一上大学就被星探发现做了几年男装平模。

    可暮寒的身材简直让他不好意思脱衣服。

    全身上下皮肤白到发光,骨骼肌修长,弧度自然没有一丝赘肉,每一处比例,每一根线条像是计算好了一般,深一毫夸张浅一毫模糊。尤其是腰臀处,劲瘦细腰连着饱满的臀线,浅浅的腰窝缀在两侧,脊椎骨凹陷,肩胛骨微微隆起,动起来似乎可以看出细小的线条收缩。

    暮寒率先踏入了水汽氤氲的池子,转过身靠着池壁看到他一脸呆滞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乐晨安从这个角度看下去,反光的锁骨,光滑的胸腹,浅浅的人鱼线……他咽了咽口水:“你,身材太好了吧。”

    他不在意地笑了笑:“你这么一直站着不冷么?”

    他不说乐晨安还没觉得自己已经在那傻站了半天。清晨的冷风呼呼地灌进脖子,他不禁又想起了昨天在雪地里苦熬的感觉,迅速扒光自己沉入一池热水。

    宁静清晨,冰天雪地,全身泡在温热的池水中,乐晨安觉得自己骨头都要酥掉了,每一寸肌肉都垮了下来。他有些恍惚,不知道是不是酒没醒透的缘故,他觉得周遭的一切都闪闪发光,尤其是旁边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太阳要出来了。”暮寒转过身面对着雪景,胳膊搭着池边望向远处。他头发湿了,一缕一缕地垂下来,乐晨安意外发现了他从凌乱的头发中冒出来的耳廓,顶端居然是尖尖的,像霍比特人里的精灵族,小小的格外可爱。

    远处的天渐渐被染成亮橘色,太阳角度慢慢攀爬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伸出食指,戳了一下小小的耳尖。

    暮寒扭过头,面色慵懒,丝毫没有被冒犯的表情,反倒是有些享受得放轻了声音:“你不看日出,看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乐晨安恍惚觉得阳光照在他的虹膜上,像冬日壁炉里暖融融的火。自己就站在那簇火中央。

    --



    第5页

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