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歇时下 - 第196页 超A的我被竹马标记了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



    超A的我被竹马标记了 作者:风歇时下

    



    第196页



    座位上还放着一堆买过来的饭菜。

    吴榭刚从后门进来,迎面撞上宁泊的视线,本来说好的鼓足勇气之类的全成了空话,吴榭转身就想要出去。

    宁泊叫他:“吴榭。”

    声音不大,但是班上的同学都听见了。

    不能怂。

    吴榭只能硬着头皮进来,他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,距离宁泊很远,恨不得钻到墙里面。

    “今天谁给你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宁泊挑眉看着吴榭。

    “没,没谁,就是推销的。”吴榭也不敢看他。

    宁泊的目光好像能够看透吴榭心底一样,他就这么静静地盯着吴榭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我。”

    宁泊一字一顿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她跟你说什么,让你落荒而逃,甚至连问我都不问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落荒而逃了,但是我还是想要面对。”

    吴榭故作平静地看着宁泊,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:“不然我今天,就不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跟你说什么了。”宁泊问。

    “她说——”吴榭横眉,直截了当地开口:“你每天晚上都会送一个人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她跟你说的这个?”宁泊一愣,眼底戾气一扫而光,继而是一脸错愕。

    “她说的是真的吗?”吴榭看着宁泊,眼底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。”宁泊就连多余的解释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她?”

    “我爱他。”宁泊就这么看着吴榭。

    吴榭眼眶红了,冷笑一声,猛的站起来,就准备打宁泊。

    宁泊动都没有动,好整以暇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班里面不少人都往这边看过来,许常欣都快哭了,这几天为这对cp操碎了心。

    拳头没有落下。

    吴榭冷笑道,转身就走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什么了?”宁泊嗤笑。

    他一眼就看破了吴榭那点小心思。

    宁泊站起来抓着吴榭的手腕,将他拽了回来:“你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下章冷战结束!!榭肯定不会一直这么矫情的。

    我再弱弱的问一句哈——大家吃狗血伪兄弟文年上的+火葬场/狗血娱乐圈文+火葬场这类的嘛??

    我有点想搞。

    不过那个掉A现场不是狗血文,十有□□那个是攻略病娇的甜饼。

    不吃狗血的姐妹们放心!

    我写狗血一定会文案标清楚的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第96章

    许常欣看着他们两个,手攥紧了李晓的胳膊:“怎么办,我好紧张。”

    “会和好的,会和好的。”李晓像是在安慰许常欣,又像是在自我洗脑。

    吴榭想要甩开他的手,但是宁泊攥的很紧,就这么握着他的手,将他一把按回了座位上。

    吴榭瞪着他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吃饭吧。”宁泊拆开豆浆吸管的包装袋,戳开盖子,递给吴榭:“你下午肯定没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宁泊推过来给吴榭。

    吴榭没动,宁泊就将吸管放到了吴榭的唇边。

    吴榭一点胃口也没有,况且班里面这么多人看着,尤其是那边坐着的两个粉头直勾勾地盯着,吴榭也不好意思跟宁泊吵架。

    他接过来喝了一口,喝一口之后,他就想吐了,脸色难看的要命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咽下去之后,吴榭看着宁泊:“我,喝不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喝了。”宁泊这次很好说话:“你要吃点东西吗?

    “奶黄包,吃一点吧?”宁泊说着将手里的包子递给吴榭。

    “我真不想——”

    “要我在这儿喂你吗?”宁泊看着他。

    吴榭接过来奶黄包,一点一点地吃掉了,吃的时候,眼眶红了,宁泊心一抽,想抬手揉揉吴榭的头,手伸出来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将东西都给收了起来,然后看着吴榭:“晚上放学的时候,等我一起回去。”

    吴榭猛然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跟你说。”宁泊说。

    吴榭眼底的光又黯然了。

    他都怕宁泊这句,我有话跟你说话了,能说什么呢,上次就是分手。

    因为宁泊这句话,吴榭晚自习做题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,平时只要二十分钟就能写完的题,拖了两节课,等到快要放学的时候,宁泊座位上又围了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看样子,又得半个多小时才能讲完题。

    吴榭等了十几分钟,也没有见宁泊座位上的人少一点,吴榭又打起来了退堂鼓,他甚至想着,要是自己先回去了,说不准今天晚上,宁泊还会回家呢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吴榭收拾完了东西,就从后门溜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从小就恐惧“我有话跟你说”这类表述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小时候宁泊住院,医生跟他说的,说是血型相配,要他输血,他以为宁泊要死了。

    第二次是吴谷分这么跟他说的,通知吴榭自己离婚了。

    第三次也是吴谷分说的,然后他多了一个继母。

    第四次是前不久宁泊说的,然后他们就分居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宁泊还是有话跟他说。

    吴榭真的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宁泊正在讲题了,时不时回过头来看后排座位上的吴榭,目光一瞥,就发现吴榭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宁泊瞬间就慌了。

    --



    第196页

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