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歇时下 - 第197页 超A的我被竹马标记了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



    超A的我被竹马标记了 作者:风歇时下

    



    第197页



    他对着那个正在问题的人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还有事,明天再跟你讲行吗?或者是晚上回去,我把答案发在群里。”

    宁泊这么一说,所有人也都识趣地散开了。

    因为时间太匆忙,宁泊东西都没有收拾,就直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吴榭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,因为比较晚了,吴榭也不知道自己该去什么地方,只能慢悠悠地朝着家里面走过去。

    吴榭烦躁地听着歌,抓了抓头发,抬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吴榭,你他妈的就是个只知道逃避的胆小鬼。”

    吴榭骂着自己。

    因为动作太大,引得同时过人行道的几个人纷纷朝着吴榭看过去,看着他这举动,还以为有病呢,其中一个家长还将靠近吴榭一边的小孩拉到了自己另外一边。

    绿灯亮了起来,吴榭过了马路,朝着不远处走过去,路过僻静的胡同口的时候,里面有对情侣相拥在一起,举止亲昵。

    吴榭不敢多看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他那一瞬间想到了自己以前跟宁泊也在这种胡同里面接吻的场景,心里就更酸了,吴榭猛然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他决定回去。

    不能再逃避了。

    吴榭转身就往回走,准备找宁泊将话直接说清楚,他得相信宁泊。

    再次重新路过胡同口的时候。

    吴榭停住了脚步,他似乎听见了啜泣的声音。

    继而他听见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过来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快点!”

    吴榭猛然一顿,刚才他以为亲密的不得了的情侣居然是抢劫犯!

    他怎么老遇见这种事!!

    一股无名火就这么直接冲到了头顶。

    吴榭就想要出去,将那个人狠狠给揍一顿,吴榭才刚刚出去,脑海之中又想起来了宁泊的话。

    ——你每次都这样,你每次都不在乎自己。

    吴榭停下来脚步,他像是麻木的木偶一样偷窥着巷子里面发生的一切。

    他没有出去,反正就是要钱呗,看着那个女人也挺配合,她主动将自己的包,项链什么的都给递过去了。

    应该暂时没事。

    吴榭抓着手机,颤抖地拨打了110,他后退了两步,低声报完了警,说清楚了定位之后,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这么多,他管得过来吗。

    万一又伤害了自己,宁泊一生气,又不理自己了,那可真是完了。

    吴榭准备悄无声息地离开,与此同时,不正常的甜腻的omega香味儿传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个时候,吴榭又往巷口里面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里面的女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已经晕倒在地上了,戴着黑色面罩的beta男坐在地上正准备掀开那女人的裙子。

    “我还上没过omega女人呢,看样子,滋味不错,就是闻不到味儿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,给我住手。”吴榭实在是忍无可忍,呵斥道。

    在听见吴榭怒喝的那一瞬间,那个□□犯瞬间慌乱,也顾不上什么了,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吴榭手机本来已经锁屏了,他立刻拿出来手机。

    紧急联系人是宁泊。

    吴榭给宁泊打着电话,那边宁泊很快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吴榭的声音有点发颤,准确地爆出来自己的地址之后问:“你在哪儿啊?你快点过来,这儿有个□□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在你身后呢。”

    吴榭听完这句话之后,转过头来看向身后,眼底闪过一丝惊愕,继而是无比的安心。

    原来依靠一个人,是这样的感觉啊。

    宁泊快步走上前来,将手机塞给吴榭。

    “在这儿等着我,不许动。”

    然后就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他有刀啊!”吴榭冲着宁泊大喊。

    宁泊什么也没说,就这么直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的吴榭提心吊胆的,不得不说,宁泊真的比他会打架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人拿出来了喷雾,正准备对着宁泊喷的时候。

    宁泊反手扭住了他的手腕,咔嚓一声,男人的手腕就脱臼了。

    喷雾瓶子掉落在地,男人疼的龇牙咧嘴地,抬手拿着刀子就朝着宁泊捅过去。

    吴榭吓的要命,直接冲了上去:“小心!”

    匕首划过宁泊的手臂,瞬间鲜血如注。

    吴榭抬脚就冲着那个人踢过去,提掉了匕首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宁泊扣住他的肩膀,一个过肩摔,直接将那人给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宁泊挟持着男人的双手,一脚踩在男人脖颈,声音冷静又沉着:“榭榭,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报警了,我在你来之前我就报警了。”吴榭看着宁泊流血的手臂,语无伦次:“......你受伤了,我现在就打120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宁泊说:“你去看看,那位女士有事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.....好。”吴榭虽然这么说着,可是眼睛还是不断地冲着宁泊那边看,心疼的要命,在看见刀子落在宁泊身上的时候,吴榭跟被剜心一样,比落在自己身上还疼。

    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外面的警笛声长鸣,警察赶到了,很快救护车也到了。

    宁泊包扎完伤口之后,两个人就被带过去做笔录了,那位女士冷静下来之后,一直拉着吴榭跟宁泊道谢。

    吴榭愧疚地垂着头:“你不用谢我,我当时想走的,我以为是抢劫,我想着报警就走,但是——后来。”

    --



    第197页

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