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半路出家 - 第六章,毫不手软 穿越从并州开始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曹性面无表情,冷冷的说道:“现在,愿意放下东西的人,来我左手边集合,违令者,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“这,这,”

    “要不我们还是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走,我可不想被害死。”

    有人彷徨,有人目光闪躲,显然,黑甲余威犹在,大部分人还是选择放下手中东西,默默的站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哼,这些刁民怕你,我可不怕,老子乃是太原王氏之后。”王方看着众人纷纷掉头回去,依旧不为所动,言语嚣张。

    曹性也只是看着他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半柱香已经燃烧完毕,此时,三千多人选择站在曹性一边,而另一头,只有八百余人,依旧不为所动,只不过目光则有些慌张。

    “杀!”曹性可不管你慌不慌,一声令下,一千黑甲倾泻而出,煞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我不信,你敢杀,”话还没说完,那不可一世,骄傲的像个孔雀一样的王氏后人。头颅已经飞向天空,双目里似乎依旧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看到王方被杀,这些人终于知道怕了。

    “别杀我,别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投降,投降啊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大人,放小的一条生路啊!”

    刚刚脱离苦海的众人,重新陷入绝望之中,可惜一切都迟了,哀嚎声,惨叫声,求饶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但是,又有什么用呢。做错了事,就要承担做错事的后果!

    刘远看着不断挣扎的流民,心中没有一丝波澜,只是轻轻的呢喃一声,“何必呢!”

    不多时,八百人被屠戮干净,曹性捏着染血的长枪,冷声说道:“恭喜你们,成功活了下来,以后你们三千人为一营,由我直接统率,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,”看着曹性一群人毫不手软的样子,活着的三千人,早就被吓破了胆,哪里还敢说个不字,相反,他们还很庆幸自己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人就是这样,你对他万般友善,他就觉得一切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“很好,现在协助刘县令收缴物资,晚上校场集合。”曹性满意的点点头,带着一千黑甲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夜色渐渐深了,边关的月亮,洋洋洒洒的落在地上,竟给人一种触手可及的感觉。

    战场已经打扫的干干净净,而尸体则被搬到远处焚烧,掩埋。

    校场,明亮如昼,凌厉的寒风,依旧阻挡不住将士们的热情,他们席地而坐,吃的满嘴流油,一场大胜,对于军队的磨练是巨大的,王熠也没有加练,而是今夜放假,让他们好好休息。

    三千余人按照王熠的想法,也已经完全编入黑甲营,并从中选出什长,百夫长,由曹性直接统率,直属王熠。

    “哒,哒,哒”由远及近的脚步声传来,刘远脑袋缩在棉袍里,双手搭在嘴边,大口的哈着气,北方的天气就是这样,冷风直往脖子里灌。

    推开门,屋子里灯火通明,中心生着一个火盆,碳火烧的通红,王熠斜靠着椅子上,手里拿着一本春秋。

    靠着碳火,搓了搓手,刘远才开口:“大人,城中兵士皆安排妥当,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王熠也是放下手中书本,嘴角挂起一抹笑:“如此便好,今日多有劳累,你也赶紧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只是下官有一事不明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说”王熠倒是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这次虽然我们胜了,但是城中兵甲除去黑甲营,战力都不太精锐,又招惹了太原王氏,这麻烦不小啊”刘远苦恼的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啊,就是做事太小心了!我会在此地练兵三个月,然后进驻阴馆,接手雁门郡,至于太原王氏,那你更无需担心,只需做好你手中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,你要走?”刘远突然面色一惊,大声发问。

    “对啊,不然还一直指挥你啊?”王熠温和的拍了拍刘远的肩膀,嘴角含笑。

    “大人,其实你可以留在光武的,我,我不怕您指挥,我,我县令都不当了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个人了,乱说什么?赶紧回去。”王熠心中有些好笑,却假装面色一沉,瞪了刘远一眼。

    “啊,好吧。”看着王熠有些生气,刘远也是一步三回头,恋恋不舍的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目送刘远离开,王熠也是平静下来,眼睛盯着发红的碳火,静静出神……

    “呜~”悠扬的号角声,随着清晨的第一抹晨曦降临,军营瞬间沸腾起来。

    王熠早已经穿戴整齐,静静的站在校场之上。

    “迟到者,仗30,曹性你来监督。”

    “喏。”曹性答应一声,带着数十个悍卒,巡视周围。

    不多时,四千人集结完毕,而曹性则押着数十个士卒,站到了王熠身后。

    一个眼神过去,曹性心领神会,手下士卒大棒挥舞,隐隐有破空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今天,就是给你们上第一课,人随令动,凡是军中号令,传达要迅速,执行要快捷。凡迟到者,仗30!”王熠平静的看着四千将士,闲庭游步。

    待到打够,几个人已经像死狗一样,趴在地上,倒吸着凉气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点,不得欺负百姓,这是重点,记下来。我不希望以后我雁门悍卒,出去被人指着脑袋骂。你们能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!”众人早已经目光惊颤。将军是真的狠啊,对敌人狠,对自己人也狠。

    “众所周知,士兵锻炼,不外乎体力,技巧,今日,我便教你们一门功法。”王熠清冷通透的声音响彻在校场上空。

    突兀,王熠身后庞大的虚影横空,巨蟒嘶叫,朱雀长吟!

    不等王熠说话,士卒已经沸腾了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为何世家愈来愈强?因为很多东西都掌握在他们手上,神兵,功法,秘药,珍贵的资料。

    普通人,一生也只能靠练体来修炼,不外乎年龄越大,身体暗疾得不到缓解,身体越来越跟不上,老了之后,不瘫痪都是幸运的。

    一些有名气的大将,他们也会向手下将士,传授一门差不多的功法,以便于长期作战。

    所以后来,能够学到功法的地方,除了世家,就还有兵营有了。

    凡百战之兵,都会修炼之法,他们可以打熬气血,战力远远不是普通士卒所能相提并论的。而这些有修炼功法的士卒,往往都是一方诸侯征讨四方的凭证,征伐天下的本钱。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