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半路出家 - 第七章,下马威? 穿越从并州开始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“将军如此厚恩,吾等必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”

    四千人悉数单膝跪地,宣声震天。

    他们太激动了,征战沙场,老了落一身毛病,得不到善终,而一门功法,不光可以改善身体,还可以更进一步,万一入流,那成就绝对会直线上升。

    功法作为一个人安身立命的关键,敢于将自身功法传授的将军,可以说是熊心豹子胆。

    所以王熠也这样做了,在莽雀经的血气基础篇进行推敲,一门强大的打熬气血的功法,就此诞生。

    经过王熠的口述,手把手教学,终于在日落时分,将四千人全部带入门。

    这里有人就很好奇,你就不怕传出去,被其他人学去吗。

    这就不得不说一下这个世界神奇的规则,我传道受业,换句话说,你的东西是我教的,那么我不想让他外传,那么你会发现,当你想泄露他的时候,说不出来,纸上也写不出来,这就是“道不轻传!”

    后来的虎豹骑,西凉铁骑,白马义从,以及无当飞军,无溪蛮兵,丹阳兵等等挂的上名号的,都是具有特殊修炼功法,在历史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兵种。

    落日余晖飘洒,四千甲士气势已经大变,如果说黑甲血气冲天,其实那是一种气势,而现在,四千人气血调动,震荡虚空,天空云朵都被冲散!

    “还算不错”轻轻点了点头,王熠也是挂着笑容,缓缓朝着校场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,今日授我等如此强悍功法,小的韩昌无以为报,漂亮话我不会说,总之将军让我干谁我干谁。”一个黑甲青年直直朝着王熠叩首,面色激动。

    韩昌,之前跟随王熠血战胡人,也是多年混迹战场,身上暗伤无数,已是半只脚踏进棺材板,如今看到暗伤竟有所好转,他怎么能不激动,哪怕是猪,也明白这功法不简单!

    “将军,我向飞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,我老牛不会说话,但是跟他们一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扑通,扑通,一个接一个士卒跪了下来,不多时,全场四千人竟通通跪地,面色激动且狂热。

    王熠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,不过他也没有在意,一股力量,将众人虚托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好修炼,我要做的,是让大家名扬天下的,让所有人都知道,并州铁骑的威名!”豪爽一笑,王熠也不在多说,转身没入门外,而那震天的呼喊,却在王熠走后,久久不绝于耳!

    可惜王熠低估了今日所做之事的分量。

    “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!”

    老师的地位,在东汉,已经不言而喻了。可能王熠都没有想到,日后征战沙场,撒的最多的血,就是并州老卒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招呼曹性带着他们练,王熠已经回家调养了,冬天太冷,虽然他的气血汹涌,完全感觉不到,但是他还是遵循上辈子的优良习惯,天才微微泛黄,人就早早地裹着被子,坐在炕上,美名其曰,交感天地。

    才十月初,大雪已经没过脚踝,终究还是塞北。寒风凛冽,狠狠的拍打着窗户,王熠日常巡视兵营,刘远偶尔过来,曹性也会跟王熠讨论功法,日子就这样,温馨而和睦,转眼间,三个月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将士们,今日开拔。”曹性指挥着大军启程,如今四千人已经完全化作骑兵,缴获的六千多匹马,还剩三千多匹,王熠也是打算日后培养些优种。

    而刘远,也站在城门口,目送大军离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,一晃就是数月啊,今日一别,不知何时才能相见!”刘远替王熠牵着马,目光唏嘘。

    当初孤身一人来到广武,如今已是携带四千大军,刘远觉得很正常,毕竟是将军,经过这三个月的交流,刘远发现,无论是才学还是武艺,王熠都是甩他八十条街。

    “对待百姓好一点,把自己也照顾好,老大个人了,还不让人省心,以后要有问题,记得派人来阴馆找我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王熠温和的拍了拍刘远肩膀的雪,又替他整理完胸前的官袍,这才接过缰绳,胯上战马。

    笑着挥了挥手,驱马离去,没入那满天雪影之中。

    不知王熠离去多久,这位县令,才抖抖身上积雪,眼眶湿润,一步一步跨入城门。

    有些人,只一眼,就无法磨灭。只一个笑,便能知心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,雪大了,我给你找个遮遮雪的吧!”曹性憨厚一笑,如今他也只是一个少年,没有以后的那么多花花肠子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天黑之前,我们就赶到了。”没好气的拒绝曹性,王熠发现这家伙对着士卒,就冷眼相看,面无表情,对待自己就像隔壁憨憨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让大军加快速度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王熠应了一声,目光深沉。

    阴馆,那可和广武不一样,城中士兵已经被人掌控,想要插一手无疑是难上加难,再加上这么多年没有郡守,权力早已被人分割,去了也只怕是个花架子。

    不过王熠早有先见之明,跑到广武,收纳了四千多骑,也算是有了点家底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阴馆,郡守府。

    “多日前,就收到新任郡守消息,说今日抵达,让我们前去迎接。”

    府里烧着热碳,点着熏香,三人斜躺,另有服侍侍女若干,可谓是“人间天堂,”不出意外,这就是阴馆实际掌权者。

    “曹志,我觉得我们还是去吧,这位郡守,三个月前一千人逆冲一万蛮子,阵斩胡人大将完朴,不简单啊”别架赵文,皱了皱眉头,目光凝重。

    “话虽这么说,可是胡人那些不服教化之辈,还不是随便宰杀?杀了几千人,就以为把我们吓住了?可笑,还让我们出城迎接?”文书薄曹韩寺,一个面色阴狠,瘦瘦的中年人,随手摘了洗颗葡萄送入嘴中,面色不屑一顾,似乎完全不把新来郡守当回事。

    “哼,为何不去?我去,我倒是要看看这新来郡守有何大能耐,冲破一万蛮子,就以为自己事百战之师了?待我整顿兵马,好好杀杀他的威风!”冷哼一声,坐在上首的兵曹曹志,起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咦,这倒是个看头。”别架赵文似乎来了兴致,兴冲冲的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来的那个郡守活着?想杀人就直说,还杀威?晦气。”薄曹韩寺,一脸无趣,转脸看向一旁侍女,一脸荡笑:“唉,小翠,过来让老爷摸摸!”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