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半路出家 - 第九章,接管,招贤令! 穿越从并州开始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王熠面色温和的拉起两股战战的赵文,顿了半晌开口道:“赵别驾,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,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,要,要,”赵文哭丧着脸,心里却在大骂,我敢不要吗?上一秒还和颜悦色,下一秒曹志直接被打吐血,他还能说个什么?

    “指出曹志军中派系,我就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,曹文,是曹志的侄子,还有那个,曹峰,是曹志的外甥……”

    赵文哪里还顾得上同盟义气,一溜烟跑到雁门营,一指一个准,果断的卖出了曹志的残党。

    “你,我叔父待你不薄!”

    “赵文,你这个无耻小人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,赵贼,我与你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滔天谩骂传来,赵文也是讪讪一笑,没敢继续搭理。

    看着指出来的人全部被拿下,赵文也是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:“怎么样大人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的别驾先做着吧!”看着军中钉子全部被拔出,王熠也是心情大好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种猪队友还是很给力的,不废吹灰之力,从莽雀骑中挑选出得力干将,填补曹志残党空缺,也是变着花样的掌控了这支军队!

    当即王熠大手一挥,带着上万人浩浩荡荡的进城,接管阴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嘿嘿嘿,我的小可爱。”一脸荡笑的韩寺,笑的口水乱溅,可谓是满屋春色啊!

    “哐,”大门被踢开,曹性数十个甲胄士兵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正颠龙倒凤的韩寺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无比。

    “啊?你们臭当兵的,要干什么?给老子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歇斯底里的大叫,兵士不为所动,为首的曹性,一巴掌甩在韩寺脸上,也不管韩寺懵不懵逼,直接招呼几个士卒,从脖子上提了出去。

    郡守府,原来三人待着的大厅,厅堂里点着熏香,王熠正坐在软木靠背椅上,抿了一口清茶。

    “郡守大人,我真的错了,我是瞎了眼了,才没来迎接你!”韩寺趴在地上,衣衫不整,泪水打湿了胸前绸缎长袍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身体抱恙,实在是大雪连天,我身子骨不行了,希望郡守大人体谅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真是癞蛤蟆装青蛙,长得丑玩的花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。”听到王熠随口就来的段子,没受过高等教育的曹性怎么能忍?当即笑了出来!

    “别笑了,喏,把这老家伙拖下去,关起来,完了还有事交代你!”瞪了一眼曹性,王熠也是转身拿起手中笔墨,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接手雁门是一回事,真正的掌控可就不容易了,要换一大批官员,包括出台一系列政策等等,还有王熠以后的一些谋划,都得等完全掌控雁门郡才能做起。

    随即王熠也不在多想,认真挥洒手中笔墨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午时已过,王熠活动了一下手腕,看着桌子上的字迹,也是漏出了一丝喜色。

    “昔伊挚、傅说出于贱人,管仲,桓公贼也,皆用之以兴。萧何、曹参,县吏也,韩、陈平负污辱之名,有见笑之耻…………

    没错,招贤令,这正是著名的曹孟德于建安十五年,也就是公元210年颁布,王熠整整提前三十多年将它整了出来。

    雁门郡官王熠也都是查看过,忠诚基本都在五十以下,而那个赵文,更是在三十点,说白了,就是现在有人干掉王熠,他马上投靠别人,这样的人谁敢用?

    王熠是不敢的,所以他写了招贤令,满意的看着手中东西,王熠也是盘腿而坐,开始运转莽雀经。

    第二日清早,早早招来曹性,吩咐他将招贤令贴在城门口,并吩咐他,派出几队士卒巡视,把雁门郡的治安好起来。

    “唉,老丈,这贴的啥啊?”几个汉子挠头顿足,昨夜新来郡守他们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兵曹曹志被拿下,他们也是知道的,这人本来就作恶多端,听到他被拿了,百姓们也都是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可是郡守突然贴出来这个告示,他们担心又要征收粮食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切,糊涂,招贤令三个大字不认识吗?”一鹤发老丈,鄙夷的看着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还真认不得,有劳老丈为我们解惑!”几个汉子也不恼,挠了挠头,面色有些尴尬的请老丈解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郡守大人说,现在雁门苦于胡人作乱久矣,正是急需人才的时候,因此招收一大批人才,也不讲究你以前干过什么错事,只要你有能力,我就给你机会!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郡守真是大德。”听到这话,一个汉子忍不住出声。

    “何止是大德,郡守大人能把曹志这恶贼拿了,那是为民做主啊!”老丈唏嘘开口,说完又瞪了一眼几个不识字的,转身进城喝茶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?不知是真是假?”有人犹豫。

    “蠢材,郡守大人犯得着骗你吗?”有人不耻!

    “走,去试试?”有人怂恿。

    陆陆续续的,有人从城门进去,直入郡守府,王熠给守卫也知乎了一声。凡是因招贤令来的,一律不准阻拦,将人带入前厅,他会在哪里等着。

    “禀郡守,有两人应招贤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?随我去看看。”王熠倒是来了兴致,招贤令刚贴上这才贴上没多久啊!

    前厅,一个穿着破破烂烂文士服的中年男子,带着一个二十左右的少年人,正局部不安的站在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“郡守大人到。”不多时,身穿青白文士服的王熠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拜见郡守大人!”两人立马拜服!

    “不必如此多礼,想来都是看到我招贤令过来的吧。”轻轻抿了一口清茶,吩咐手下人给两位位上茶。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。”张云紧张的手足无措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们两兄弟,不必如此紧张。”王熠轻轻放下茶杯,温和的看着二人。

    “啊,是!”看到郡守年轻的脸庞和温和的语气,没来由的,张云便定下心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兄弟有什么过人之处,给我详细说说?”

    “禀告郡守,我叫张云,字稚汉,这是二弟张杨,字稚叔,我们一路从云中过来,听闻将军大破胡人,我们兄弟二人想了一下,决定投奔将军!”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