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半路出家 - 第一百四十二章,未来尚不可知…… 穿越从并州开始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“镇军大将军?”

    灵帝沉吟片刻,缓缓点头,“镇军……倒也不错,符合那小子的性格。”

    接着,便是提笔落墨,加盖大印,传国玉玺轻轻一按,此事便顺理成章,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陛下,就这么决定了?”

    张让嘴角一抖,他只是随口一说啊,一个二品大将军就这么送出去了?

    “难道你有异议?”

    灵帝有些怪异的瞥了一眼张让,这不是你自己说的吗,“子渊不日就要启程,离开京都,你抽空过去一趟,将印信一些东西交给他,顺便替我说一声,朕就不送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镇北将军要走?”

    张让身体一颤,有些急切道:“陛下,不行啊,西园军刚刚开起来,镇北将军就要走,那这西园还开不开了,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守长城?”

    灵帝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张让,转身出门去了,开年便是鲜卑南下之时,何况如今的鲜卑,早已经不同往日,在檀石槐的整治下,疆土绵延一万三千多里,手下将士更是骁勇善战,在弹汗山建立王庭以后,向南掠夺东汉,向北抗拒丁零,向东击退扶余,向西进击乌孙,完全占据匈奴故土,一度攻至倭国。

    强吗?很强,为何,拒绝大汉和亲,对于东汉的边境,时不时过来肆虐一番,而且越来越变本加厉,到时候开春,免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哪怕长城之上,无数强者矗立,在镇守,在守护,可到了鲜卑南下之时,深渊必定出强者护持,兵对兵,将对将,自古以来的规矩!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西园不设也罢,但鲜卑这些狗东西,一定不能输啊!”

    张让咬了咬牙,拿起桌子上盖了大印的锦绣,踏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江海苑。

    大雪依旧纷纷扬扬,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,庭院内,一个年纪将近三十左右的中年,身长七尺,细眼长髯,其貌不扬,唯一的优点,就是那小眼睛里闪过的精光……

    “骑都尉曹孟德,拜见镇北将军!”

    声音中正平和,似乎有些激动,这倒是和之前留给王熠的影响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“请坐。”

    王熠轻笑一声,就这么看着这位日后的大魏之主,心中心思活络异常。

    “谢将军。”

    曹操对坐,接过侍卫泡上的热茶,看着对面,沉稳异常,气度不凡的王熠,赞叹道:“今日见将军,闻名不如见面,果真盖世英雄啊。”

    “一些谣言罢了,当不得真。”

    王熠摇了摇头,接着笑道:“前一段时间,听说孟德大破黄巾,斩敌万人,扬我大汉雄风,实在惹人向往啊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谬赞了。”

    曹操谦虚一笑,伸手便是雪花满天,和眼前这位比起来,自己又算的了什么呢?别的不说,他曹操对于自己,还是心中有数的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并不喜欢说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,你做的很好,那就是很好,每个人都需要自己的机会,日后有兴趣,可以来并州,请你喝酒。”

    王熠缓缓起身,背负双手,就这么踏进了雪中,熙熙攘攘的雪花落在脸上,总是有些凉意的。

    曹操在愣了半息之后,跟了上去,

    “那孟德便先谢谢将军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也喝酒吗?”

    “喝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下次孟德来的时候,替将军带些自家酿的美酒,比这洛阳卖的,要香醇一些的。”

    王熠微微斜了斜脑袋,语气似乎有些愉悦了,“可别食言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丈夫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。”曹操呼出一口白气,跟在王熠身后,他能感觉到王熠心情不错,可王熠并没有接话,那他便跟着沉默了。

    咯吱……咯吱……

    有句话怎么说的,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连着半个月的大雪,让地面变得异常坚硬,踩上去有种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曹操打破了沉默,看着这位年纪比自己小十岁的少年,他问出了一个让他自己都心惊胆战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大汉……还能坚持下去吗?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王熠愣了一下,微微侧脸,笑着道:“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曹操呼出一口气,语气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“别人不知道,我们这些打仗的还不知道吗,地方武装四起,大汉对于地方的控制真正达到了一个危险的地步,说句不好听的,名存实亡罢了,更何况,无数豪杰四起,心比天高,有谁愿意屈居人下?前天,西凉铁骑后撤百里,不知有何用意,昨天,有消息传来,并州有一贼寇,名黑山,屠戮数十村庄,劫掠无数钱财,扬长而去……并州雁门已经出兵,一位少年武将,追杀黑山数百里,将其赶进太行山脉之中,于是黑山贼越发变本加厉,只要有机会,直接出手,屠村……”

    “并州军高层震怒,三千莽雀骑驰骋,直接搜山围剿,两伙人已经打出了真火,另外……许多地方的黄巾余孽,也都如同雨后春笋一般,冒了出来,不出意外,天下又要动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熠怪异的撇了一眼曹操,这才意识到,眼前这人,还不是日后的奸雄,不是那个生性多疑的曹孟德啊,他还只是大汉的骑都尉,那个只身敢于刺杀董卓的英雄,大汉为数不多的几个拥护者啊……

    “所以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王熠眼底闪过一丝冷色,自己这才多久不在,真以为自己待在京都不走了吗?黑山贼,就是那个什么张燕搞的吧,敢在太岁头上动土……

    曹操郑重道:“还请将军……替孟德解惑。”

    “解惑?”

    王熠笑着摇了摇头,任凭雪花掉落衣衫,落在发冠,“我不会的,我只知道,这个世界,敬人是没有用的,你得狠,得杀!狠的让他们怕你,杀得让他们胆颤,这样,很多没办法解决的事情,就变得很清楚了……将不听话的杀掉,留下的便是听话的,至于这个度,就得靠你自己把握了……”

    王熠转身,拍了拍曹操的肩膀,在漫天雪花中,他笑着道:“另外……未来尚不可知,希望不用湮灭!”

    哪怕日后,曹孟德屠戮深渊大城,一个不留,护城河都被染红,半月不澈,他还记得当初,王熠嘴角含笑,温和的给他说过,不听话就杀光!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